本本

真相是假

一切是我的脑洞,与真人无关。
无聊流水账。

郭麒麟点开张云雷发过来的链接。

B站的界面,视频标题:【真相是假X岳林】。

郭麒麟无声地笑了。他在搜索栏键入“真相是假 张云雷”,把结果截了图发回去,然后手机丢到床上,人进了浴室。

等他再出来时候,微信里上多了条语音,是张云雷清唱的几句:

“我没熬夜陪他说话,没深夜时总想起他,没不舍他。”尾音没有稳住,颤了几下,鼻息带着笑意喷在了麦上。

郭麒麟看了眼电子表,凌晨两点缺两分。

—这就是真相是假?

—合着你不知道呀

—知道,知道它火啊,就是没听过。

过了一会视频请求就过来了。

手机两头,两个人一样额前覆着薄发,一样戴着眼镜,一样穿着黑T,一样半个身子陷在酒店巨大的白色枕头里。

画面一出现,张云雷就看到郭麒麟眉头手机自动美颜功能都遮不掉的痘痘,再细看俩眼,少年人下颌轮廓又硬了一些。他不自觉抿住了嘴

“你发什么呆呀?打过来又不说话。”郭麒麟边说边拱起被子,给手机窝出一个位置,又扭着上半身去够床头的pad。

张云雷就看画面一阵摇晃,随后人就消失了,莫名想乐:“诶,去哪儿去哪儿。我说你拍戏怎么拍的爆大痘啊。”说完又补了句:“不过捂白了点。”

“可算了吧,这天天大太阳晒得。您能被美颜骗了?”郭麒麟终于pad到手坐了回来,盯着手机看了两秒,扬起嘴角:”这么说你现在肤若凝脂啊。是不是又长了二两肉?”

“那是,这回演出翔子他媳妇又陪着他出来,我今天要被狗粮撑死了,可不就长膘了。”张云雷一通胡扯,却看对面郭麒麟捧着pad戳来戳去,也不知有没有听他讲话。

张云雷想问一句“干嘛呢”,张口瞬间又跑了神。屏幕的光明暗变换,郭麒麟半低着头嘴唇微张的样子,和从前他盘腿坐在床尾打游戏时候一模一样。这种两个人相对而坐的视角太熟悉太日常了,普通到似乎不值得成为回忆的一部分。

可是确实是回忆了。张云雷笑了笑,没想到下一秒BGM就恰如其分地透过手机来烘托他的心境了。

郭麒麟听着歌看着歌词,既然今晚提起来了,就认真学习一下这首《真相是假》。

张云雷回过神后就跟着手机那边一起哼。郭麒麟不时抬起头看他两眼,唇边那点笑意说不清是揶揄还是其他什么。

一遍放完,郭麒麟点了循环播放,调低音量:“哟,‘你拍到的相望全是假’,这写给CP粉的哇,挺狠的呀。”

张云雷露出兴奋的神情:“我想明天晚上返场唱这个。”

“那底下不得疯了啊。”郭麒麟嘴上接得快,语气还保持着闲聊的平淡轻松,随后就意识到——这厮真干的出来。

张云雷见郭麒麟没什么特别反应,又接着说:“对啊,得多惊喜啊,又要让我离粉丝生活远一点了。”

“嗯,与时俱进不是。不过就一首歌,能有多惊喜。”郭麒麟下意识推了推眼镜,他知道张云雷这会肯定被隐隐的刺激感包围了十分享受,就等他来啐一口,好不管不顾大笑开来,所以他只是说:“你反正人来疯改不掉。”

“怎么就人来疯了,你说的,不就一首歌吗,你返场不唱歌啊。”张云雷依旧避着重点,稳稳当当反问回去。这下他是真的逗外甥逗得来了兴致,打算早起找包子练一下晚上上《真相是假》了。

郭麒麟忽然不想和他套路了,顺了他意抛了个卫生球过去:“唱个歌你表现得这么兴奋干什么,不还是想着挑了这首好搞事情。”

果然张云雷露出大大的笑容:“哎哟,哪里搞事情了——诶你说我唱完会不会有一群人到我微博嚎‘二爷,九辫散了吗?’啊。”

郭麒麟腹诽‘会不会你还不清楚么’。他把pad丢到一边,打了个呵欠作势要睡,准备用漫不经心的态度说完最后一句话:“你有点数吧,不要撩她们上火了。”

张云雷能听不出郭麒麟有几分随意是故作掩饰的么,心里笑开花了。对面想认输撤退了,他还要乘胜追击:“好好好,我不唱。我不在三宝唱,那我和你唱好不好?”

没完没了。无聊。睡不了了。

一股子气上来,郭麒麟眨眨眼:“你先找个合唱的场子啊。”

“能合唱你就和我唱吗?”

“挺好的啊。”郭麒麟直勾勾看着张云雷,保持微笑。

没眯起眼就不是真笑,但是他矫心饰貌的反应完全符合张云雷的恶趣味:“刚刚还说要我有点数不要搞事情,这么快又答应了?”

“我老舅谁啊,听过别人的劝吗?”谁还不会耍耍小脾气了,真是的。

张云雷鼓起腮帮子,一脸可怜相:“那难道我没熬夜陪你说话吗?没深夜时总想起你吗?没不舍得你自己住吗?”

“跟我别就卖萌了。我哪知道你想不想我啊?再说了,就算熬了夜想起我,能证明什么呢,哪有什么真相啊,更不要说是真是假了……”

郭麒麟说着就要结束视频。手还没伸出去屏幕就黑了。退回聊天界面,信息接连往外蹦。

—没良心!!!

—不要 脸!!!

—拜拜 了您呐

郭麒麟也不知道对面是不是真的生气了。不过无所谓,是不是真的都好。他心情愉快,敲上一行字:

—本来爱就没有行为可以盖章,没有旁人可以否认。

—猪 给我上 课是不是 滚去 睡觉吧

张云雷最后还是没忍住,在一个人的房间里噗呲一声笑了出来。

真相是真都出来了,我一篇真相是假还没写完。摔笔。

祥林合作一下立马出现一堆zqsg的文章,哭了快俩小时了我。

不识君12(下)

完结啦!!!!!我写过四五个CP,这是我第一次填完坑,虽然也不长,但请大家为我呱唧呱唧!有空可能写篇老阎视角的番外。


不识君12(上)

一切是我的脑洞,与真人无关

 

温暖的午后,代峥在自习课上犯了春困。他看了一眼讲台上写着教案的张云雷,悄悄趴到了桌子上,侧头看着远处热闹的篮球场。忽然一个背着挎包的平头男孩出现在了他视野里。

“郭哥!”

代峥喊得太大声,全班的注意力全被都吸引过来了,走廊里的郭麒麟也被吓了一跳。他隔着窗户和同学们挥挥手,加快步伐往教室前门走。郭麒麟走到门口的同时,恰巧张云雷过来替他拉开了门。两个人相对而立的几秒钟里,张云雷见他外形有些许改变,整个人看着陌生又熟悉,一时间就没想起来该说些什么话,只是轻声问了句:“怎么来之前没先发个微信?”

“九龙来办手续,我就陪他来了,也顺便看看大家。”郭麒麟仰头朝张云雷笑笑,他倒是这几个月无甚变化,还是潇洒帅气的样子。

张云雷点点头,把郭麒麟让进了教室。这下班里炸了锅,学生们纷纷开心地和他打招呼,这个问“郭哥你怎么来了呀?来报道了吗?”,那个说“小郭老师怎么剪头发了啊,眼镜也不戴了呀!”,还有人好奇“几个月不见是不是脸圆了一些?”

郭麒麟等大家问得差不多了才开口:“我就是今天有空来看看大家。我也快正式毕业了,回想起来,去年秋天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光真的是非常重要也非常开心,所以也要再来谢谢你们,也谢谢张老师和阎老师。”

语文课代表听出了点端倪:“小郭老师你怎么说得跟告别似的,你不是要留在我们学校吗?”

郭麒麟刚想开口,就听见身后有人替他答了:“你们小郭老师在今年各校的统一考核里面总成绩排名第一,也拿到了我们学校唯二的聘用名额之一。然后他让给了别人,选择了去实验中学。”

张云雷说完看了郭麒麟一眼,对方只是面向学生,保持着一个不甚明显的微笑。

教室里再次哄闹起来:“啊?……为什么呀?……我们学校不是大市第一吗?”

“好了好了,安静点,别的班还在上课呢。”张云雷敲了敲讲台,过去搭住郭麒麟的肩膀,“是啊,小郭老师和我们说说吧,为什么呀?”

郭麒麟本来已经准备好了答案,这会被张云雷柔声一问,却又紧张了起来。他习惯性伸手推推鼻梁上的镜架,却发觉自己已经摘了眼镜,只得尴尬地摸了摸鼻子:“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,就是实验中学给老师的压力相对小一些,刚毕业嘛,我还是想多点自己的时间听听相声打打游戏。来这里的话,就要和张老师一样辛苦了,周末也要陪着你们不是么?”

“就这样吗?”代峥在后排一脸失望,“我才不信嘞,是不是去年实习觉得我们不乖太难带啊?”

代峥这么一说,同学们纷纷附和。郭麒麟对这种集体撒娇行为完全没招,赶忙否认:“当然不是!绝对不是的!我特别感谢当时大家对我的包容和帮助啊。”

“不是因为我们,那难道是因为学校给的待遇不好……”

张云雷被逗乐了:“整天琢磨什么呢你们,还关心教师薪资啊。我们学校还不错啊,对了,你们小高考考好点,我还能多拿点奖金。”

一听到张云雷提小高考,底下立马蔫了,也有反应快的即刻还击了句:“不是待遇问题,那一定是实习时候张老师对小郭老师不够好,所以小郭老师才不愿意真的来上班。”

这话说完班上一片寂静,代峥偷偷朝那同学竖了个拇指,壮士!一路走好。

没想到张云雷丝毫没有动气的意思,甚至轻轻笑了声,歪头看向郭麒麟,半真半假问他:“是吗小郭老师?我对你不好么?”

郭麒麟心里一跳,脸上却昰轻松玩笑的神情:“好呀!特别好!张老师是我学长啊,可是教了我不少东西,受益匪浅,受益匪浅。”

见作死没有什么严重后果,先前的壮士接着问:“不是张老师问题,那就是因为是阎老师压榨你批作业而且人还太凶?”

“我看我是不够凶啊。”忽然出现的阎鹤祥把教室后门拍得乓乓响,有意吓一吓这群小崽子,也把郭麒麟惊得一哆嗦。


12就是结尾了,(下)里还有两段回忆杀。你们猜he还是be~

前天往返辫专场的路上瞎写的流水账

年会结束,回了家张云雷就开始准备行李。
郭麒麟抱着弟弟进来,瞧床上乱七八糟堆得满满的:“不就出去一晚上吗怎么这么多东西?中午让你早点起床先收拾好你也不听。”
“我在想明天穿什么。”张云雷答非所问,抬眼看到安迪在郭麒麟怀里吃手指,不由笑了:“你哥终于又能把你抱起来啦?”
“他也不知道怎么就醒了。”郭麒麟把安迪放到了床上,“是只小猪啊,抱不动了抱不动了。”
“不si!”安迪岔着腿奋力砸了下被子。
“不是?安迪不是小猪吗?”郭麒麟继续都逗弟弟,“安迪就是小猪!”
安迪站起身来够着哥哥抡胳膊:“不si不si就不si!”
“哎呀要死啊,安迪别踩我外套!钥匙要划到脚了。”张云雷赶紧把人扒拉到床头干净地方,没等他松手,安迪就抓着他手臂说:“舅舅,是猪。”
“对对对!”郭麒麟连声附和。
“可以啦,安迪睡觉觉好不好?”张云雷不至于和小外甥置气,大外甥就不一样了,给几个眼刀是应该的:“一点没有哥哥样,教坏我们孩子。你赶紧把他放回去,然后洗澡,把浴室给我弄热了。”
安迪没有穿鞋子,郭麒麟也没气力再抱个回程,一大一小赖着就不走了,得亏爸爸惦记孩子过来瞧了一眼,亲自把安迪搬走了。
安迪走了郭麒麟依旧在那站着,抱着胸,也不说话。
张云雷觉得自己归置得差不多了,一抬头就见郭麒麟看他看得入神:“干嘛呢?洗澡去啊。”
“早上七点的车就不睡了吧?临走前再洗澡呗。”
“我现在不洗,你也不洗吗?”
“当然了。我不得在你之前暖屋子么。”郭麒麟一边答应一边把被遗忘在桌子上的身份证递了过去。
张云雷没琢磨出来该放什么位置才不会再次忘记,可嘴上还是狡辩,“哎我没忘,打算直接放裤兜里的!”
“行我信了。证件你还是直接放你爸那吧。”说到这里郭麒麟推了推眼镜,“明天姥爷和你一块去,真好啊。”
“羡慕?我怎么记得有人第一次专场时候爸爸都上台说单口了。”
“那不一样。”
张云雷歪头看着他:“你很希望你爸在后台盯着你商演吗?”
“我又没疯!……但是不碍着我羡慕你爸和你一起去上海啊……”
“小没良心的,你没和我一起去上海吗?上半年,我拖了个病躯,陪你东跑西颠,有没有?”
“有有有,老舅最好了。老舅……”郭麒麟低头不说话了。
“嗯?”
等了许久:“明天一切顺利。”
张云雷:“嗯,没别的了?”
“就一切都顺利呗。”郭麒麟还在低头玩自己的拉链。
张云雷抚了一下他的头顶:“好,谢谢。”

不识君11

一切是我的脑洞,与真人无关。

第五周周一,第一节课,郭麒麟再一次站在12班的讲台上。这次是他的学科实习考评。来听课的老师最终都给了不低的分数,阎鹤祥还挺替郭麒麟感到欣慰的。这次课堂效果确实不错,小郭老师也不像两个星期前那么紧张了。

其实郭麒麟第一次讲课的表现阎鹤祥也是满意的,不过是没能及时和他沟通。没想到这孩子别扭了一整天,以至于阎鹤祥第二天刚进校门,就碰到了一大早“检查包干区卫生”的张云雷拉着他结结实实替郭麒麟委屈了一番。当时阎鹤祥也是心里好笑:“张老师,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?”

张云雷眉头一挑,继续和他瞎扯,听得阎鹤祥哭笑不得,后来到教室看见郭麒麟照常在那给学生默写,愈发觉着他乖巧稳妥,比12班班主任可成熟多了。

回想到这儿,阎鹤祥摇了摇头。过去的两个星期,他眼看着郭麒麟和张云雷飞速亲近起来,甚至郭麒麟偶尔会帮着张云雷噎他两句玩笑话,真是,真是——哎,年轻真好啊!

这会郭麒麟收完了教案便挎着代峥去出操。一块大石头落地后他心情着实不错,在走廊上看到张云雷正下楼梯,便举高了右手用力挥了挥:“张老师早啊!”引得代峥侧目:“哥你刚见着老班啊?你俩早上一睁眼不先打个招呼的?”

“啰嗦什么!他不是刚见着我可你是啊,不知道和班主任问声好吗?”张云雷拍了下代峥,打发他去了队伍里。刚才逆着光他望不清郭麒麟的表情,走近了才见他露着两颗小兔牙冲自己直乐,表情灿烂程度不亚于身后八点钟的阳光。

因为不远处就是学生,张云雷忍住了没胡噜郭麒麟的头毛,只是轻轻说了句:“傻,上完课这么开心呐?”

“是啊。总算放心了,而且刚刚栾主任和我说……他开玩笑问我……明年和他去带高一好不好。”

张云雷听了也是一阵欣喜,又见郭麒麟盯着他一副求表扬的表情,心里一荡,不留神张口便是:“嗯,特别好,没白替你担心啊。”

“啊?”郭麒麟小小吃了一惊,他没想到张云雷真是在意自己的去留,更没想到张云雷居然直接告诉了自己。

张云雷自觉失言,咳了一声正色道:“好啦,语文老师当完啦,你该好好当班主任了。给你实习结束前最后一个任务——学校要求一学期办一次主题班会,周五班会课你带学生把这学期的搞了吧。”

“那什么主题呢?”

“主题啊……”张云雷说着自己就笑了,’“当然是全班欢送小郭老师啦。”

郭麒麟其实只在贪看他歪头微笑的样子,嘴上却还是要犟两句:“我自己欢送自己?太形式主义了吧。而且,说到欢送我,张老师你怎么笑这么开心啊?”

“你又不是不回来了,在意这个。好好准备,到时候教导主任来听课,留个好印象,以后面试也加分嘛。”张云雷说完,终于还是抬手拂了下郭麒麟的刘海,这才朝12班的队伍走去,留郭麒麟一个人在原地甩着脑袋整理发型。

中午郭麒麟把班长、语文课代表以及文体委员代峥同学叫出去商量班会。班干部对这种活动其实很有经验了:“一节课四十五分钟,主持串场总共五分钟,班主任发言三分钟,一个诗朗诵五分钟俩首歌十分钟再加个小游戏五到十分钟,剩下时间小郭老师你讲讲临别赠言我们也讲讲就可以了。”

班长一口气讲完了计划,所有人都望着郭麒麟。郭麒麟也看出来他们憋着回教室写作业,便加快了语速:“那到时候板书和装饰就代峥负责了,你把平时书上画的张老师画黑板上吧。”

“郭哥!凭什么啊?”

“好啊好啊好啊!”另两个人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
“少废话既然欢送我就我说了算。另外班里一般谁主持活动啊?”

“我和代峥啊。”语文课代表举手,“主持稿也我写了,等节目定下来就写。”

郭麒麟接着说:“诗朗诵的诗我来找,游戏也我来想,明天定下来,然后你们看看班里谁愿意参加的,星期三星期四一起排练一下。然后你们也问问谁要唱歌好吧?”

“郭哥你还得做PPT。”

“行,都是我的。没什么问题的话你们就回去做卷子吧。”

 “小郭老师真爽气。”语文课代表拍了拍郭麒麟手臂,笑盈盈地走了。郭麒麟叹了口气,抬头就看到张云雷趴在二楼护栏上,四目相对之后还给他做了个口型:“爽气。”郭麒麟一个冲动,以手做枪把张老师射回了办公室,刚收回视线却又见阎鹤祥抱胸站在教室门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大约是目睹了刚才枪击的全程。

周三活动课,郭麒麟趁着排练诗朗诵的时候又问了问代峥唱歌的人选定了没。代峥表示软磨硬泡才有一组同学愿意合唱一首,另一首歌实在找不到了。

“哎,要不是到时候11班也要开班会,我就把王九龙拉过来一块说个相声了。”

“哇,郭哥你和龙哥会说相声啊!”

“我俩和9班的实习老师小张老师都是相声社的啊。不然我学语文的怎么会和他们学英语的那么熟。”

郭麒麟话音刚落,就听身后有人搭茬:“没事啊,我陪你说。”

“我嘞个去,阎王……”代峥太过震惊,反应过来后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祥林要说相声了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那是不可能的~~~~~(因为我不会写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郭麒麟愣了一下,直觉告诉他笑眯眯的阎鹤祥深不可测,赶忙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:“别了别了阎老师,我好久不练了,这会就是看没人能揭穿我,吹个牛而已,您饶了我吧,要不您来段单口?”

“这样啊。我可不会单口。”阎鹤祥还是笑。

郭麒麟不是很清楚阎鹤祥的意思,只能硬着头皮接他的话:“那就算了,实在不行让张老师来唱首歌好了。”

代峥又叫了出来:“老张……张老师会唱歌?”

郭麒麟刚想说他这一惊一乍的劲头都对不起他一米八的个头,却见周围都是好奇的目光。

“你们没听张老师唱过歌啊?”

学生们纷纷摇头,阎鹤祥也摇头。

郭麒麟沉默了一秒:“我就是随便说说,大家都比较想看班主任唱歌什么样吧。”

不知是哪个男生的声音:“我们不敢起哄老班,要不郭哥你唱吧。”

“你们啊……”郭麒麟在一片应和声中跺了跺脚。

阎鹤祥看在眼里:“让张老师唱吧,我也确实很好奇啊。”

语文课代表顺势就央上了:“那阎老师你去替我们请张老师好不好。”

“你们的班会为什么要我来动员。”阎鹤祥说归说,还是点了头。

周五下午,主题班会过半,终于到了张云雷唱歌的环节,正巧来听课的教导主任也换去隔壁班观摩了,班会氛围一下到了高潮,学生们的掌声格外热烈。郭麒麟坐在教室后方,放下了手中的单反,看张云雷背倚着讲台,笑得还和当年那么好看:“昨天阎老师和我说,有人夸我唱歌好听,让我今天唱一首,是小郭老师说的吗?”

郭麒麟只觉得张云雷目光灼灼,一时间被定住了,还未反应过来就听旁边有学生喊:“张老师你被阎老师诈啦!”

哄堂大笑。但张云雷没有理会,还是看着呆在那里嘴巴微张的郭麒麟:“那我就唱一下我们每天的熄灯音乐《爱一点》吧。”

风吹动窗 吹动叶声响 
梦在游荡 去更远地方

张云雷一只手插着兜,歪头看着郭麒麟。

天上的月 露出半只角 
看地上有个人 还睡不着

郭麒麟不经意间捏紧了手里的单反。

云遮住光 遮住夜更长 
风静静穿过你的头发

……

夜闭上双眼不说话 
我知道你在听 我怎么讲

在这歌声里郭麒麟终于跑进了大会堂,宿舍的哥们拼命和他挥手,示意正中间给他留了个位置。

“你怎么才到啊,阿陶刚刚下去了。”

郭麒麟沮丧地放下抱着的相机包:“今天做家教学生妈妈发高烧,我陪着去了医院。枉我还回宿舍拿了相机。”

哥们安慰他:“没事,刚才底下反响可好了,你待会可以拍阿陶得奖。”

话音未落,就听身后一阵尖叫:“啊啊啊啊啊,真的是张云雷啊!哇学长居然出山来参赛了啊。”

郭麒麟转头看了看花痴的女生,又回过去看台上。追光灯下高瘦的男生一手扶着话筒,一手插着兜,眉眼温柔,嘴角擒笑。黑色十字架耳钉,白T恤牛仔裤,真是朴素又邪气的打扮。也许是角度的关系,郭麒麟觉得他正歪头望着自己,继续在唱:

我想说我会爱你多一点点 一直就在你的耳边
相信你也爱我有一点点 只是你一直没发现

郭麒麟不知道自己何时举起了相机,回过神时单反里已经有一张台上的身影。他迷迷糊糊递给哥们瞧,解释道:“拍出来还挺好看的哈。”

我想说我会爱你多一点点
一直就在你的耳边
相信你也爱我有一点点
只是你一直没发现

郭麒麟被人捅了一下,耳边是代峥的声音:“哥,哥,快拍几张老班啊!”

取景框里张云雷依然在望着他笑,蓝衬衫休闲裤,耳洞已经长合,左手不知何时垂到了身侧,手腕上不见那个褐色手环。

郭麒麟深吸了一口气以平复过快的心跳。

一曲唱完,是学生自发的欢呼。语文课代表串词时候多加了一句:“真是没想到张老师唱歌这么这么好听,以前真是深藏不露啊。”

“是没有机会唱。”

下面立刻七嘴八舌:“切~班会,春游,还有元宵晚会,不都是机会……”

张云雷笑骂:“我就是不想唱给你们听,怎么地!”

“哦~所以今天是唱给小郭老师听的吧。”语文课代表接过话头,“所以我们要谢谢小郭老师让张老师开了金嗓。当然,我们也要谢谢小郭老师这一个多月来和我们一起学习生活。明天小郭老师就要结束实习回学校去了,大家有什么话要和他说嘛?”

班里一片寂静,大家脸上又都是笑嘻嘻的表情。郭麒麟来的第一天被这表情吓得心里发毛,但这会他知道,大家只是从众,只是有点害羞。

“没人说就我先来吧。”代峥作为主持人挽救了一下场面,“郭老师,郭哥,很高兴认识你,这一个多月我觉得和你相处很开心,以后记得微信多联络。你是语文老师,很惭愧我语文不好,但是最后我想用一首必背篇目里的唐诗为你送别。千里黄云白日曛,北风吹雁雪纷纷。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。哥,你这么棒,以后一定会一切顺利前程似锦的。”

代峥说得真挚,郭麒麟眼框都有些湿了。

张云雷轻笑一声:“代峥你说得跟总结发言似的,接下去同学怎么说?”

郭麒麟跟着也笑了:“谢谢你啊代峥。我也祝你扣篮百发百中,画张老师的漫画越画越像,学习成绩不断提高。不过呀代峥,在语文上你确实还要好好努力。这首《别董大》送给我并不是特别合适。我不远游,我也不需要天下皆知己,我的梦想就是你们都认识我,就是今后留在这所学校。我只是回去备考毕业,很快的,明年我们就再见了。”

“好,那我们就等着小郭老师回来。”张云雷带着全班鼓掌。

接下来气氛又热闹起来,大家零零散散讲了很多,直到下课铃响,主题班会圆满结束。

晚上,郭麒麟在宿舍收拾行李,张云雷坐在窗口吹风:“一个月也挺快的,你们这就回去了。”

郭麒麟低头叠着衣服:“张老师语气有些舍不得呀。”

张云雷看得出他的耳朵在发红,但他只是顺着自己的话说下去:“你们走了,下星期我们就要开始准备运动会了,再过两个星期就期中考了,然后就是家长会……”

郭麒麟打断他的话:“这些我会参与的,明年肯定可以!”

“我相信你!加油。”张云雷看他坚定的眼神,伸手给了他一个夸张的赞,换回对面又一次见牙不见眼的傻笑。

“对了,刚才吃完饭时候,九龙和我说,他本来没奢望过毕业来这里教书,可是开完班会他完全舍不得学生们了,他打算接下去几个月拼一拼了。张老师,这里真好呀,我也舍不得,嘿嘿。”郭麒麟说话间总算打包好了行李。

“别嘿啦,你忘了这个。”张云雷指指手边煮火锅的锅子.

看着郭麒麟一秒变脸,又看到他鼓鼓囊囊的箱子,张云雷嘴角一弯:“得,我替你收着吧,就当借我用半年了。”

“送学长啦。”

“不用,借就好了。到时一定还你。”

不识君10

一切是我的脑洞,与真人无关。

张云雷推开了雪冰店的门,一把揽过身后发愣的郭麒麟,带他走了进去。周一晚上的雪冰店没有什么客人,张云雷挑了个堆着玩偶的角落坐下了,转头跟柜台里喊:“火龙果加巧克力加蓝莓,超大份啊。”

郭麒麟坐在机器猫软垫上看他抱着一只羊驼伸长脖子点单的样子,内心感受难以言明,只能尴尬地挠挠头:“张老师你喜欢吃雪冰啊。”

“对啊。我常来的。”

“你拉我跑这么远来逛超市,不会其实是为了来这家店吧?”郭麒麟也选了根胡萝卜圈怀里了。

“bingo!超大份的免费券,最后一天了,我一个人可吃不完。”

“额,那晚自习真的可以不管吗?”

“我让杨老师去教室叫你出来,当然也让他帮忙看着了。再说刚考过试,这几天他们乖着呢。”张云雷说完就见郭麒麟脸色又暗了几分,一下有些诧异,自己有意带他出来散个心,这是哪儿又戳着他了。

郭麒麟心里满是羞愧:“这几天一直在备课,到现在都不清楚我们班的月考情况,张老师我错了,是我的失职。”

张云雷瞧他无精打采地揪着萝卜穗儿,不由得扶额:“有这个意识还是好的,班上也没安排你月考相关的事,你明天再了解也不迟,心里压力不要那么重。”

“嗯,我接下来一定注意,不会让学科工作影响班级工作。”

认错认得也太干脆了,又没人批评他。张云雷叹了口气,抓起手边的鳄鱼扔了过去:“你能不用这么严肃的口气说话么?我又不是找你谈话来的,是请你吃雪冰啊。”

郭麒麟被砸了一脸,抬眼看对面张云雷正拄着腮朝他挑眉,非常嫌弃的表情,这倒是激起了他一丝反驳的欲望:“出校门前不是说来帮你采购补给么,怎么成请我吃东西了。”

“有一个小朋友都愁眉苦脸一天了,我想让他出来开心一点啊,多用心良苦。”

张云雷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,郭麒麟立时也觉得再别扭下去就过分了:“学长,我就是对自己有点失望,心里过不去,也许明天听阎老师评价总结完就好了。”

“阎老师不是说了挺好么,谁要批评你了。”

“课堂效果不是很好,而且,讲错了几个地方。”

张云雷心下了然,故意问他:“不是按教参备的课么,我看你写得那么详细怎么会讲错?”

“教参上没有写的我就照自己理解讲了,还是应该周末先请教一下阎老师的。”

“算了吧,老阎不是不要你提前给他审教案吗?教参上不提的,要么就不是一贯的知识点,要么就是没定论,你没必要纠结这些,一般老师们也是讨论个统一典型的形式或答案方便学生记忆,你的理解也未必是错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郭麒麟又想起早上呆站在讲台上的情景,但是如此矫情的计较他是肯定不好意思说给张云雷听的。

张云雷瞧他欲言又止的样子,想了一瞬,笑了:“你是不是挺在意阎老师一下课就直接和大家做纠正,没给你个缓冲?”

郭麒麟脸唰地红了,闭着眼睛点了点头。

“郭麒麟!不是我笑你,你也太玻……”眼见对面头快埋萝卜梗里了,张云雷对着他的发旋,调整了一下用词,“你心思可是有点重啊。趁热打铁是讲课的基本啊。当然阎老师可能是简单粗暴了一点。但是也因为这样,阎老师说你好,你就信自己真的好就行了,知道了不?”

“唉,其实就是今天不巧阎老师请假了,我没有听到个最后发落,心提着放不下来。”郭麒麟摸摸鼻子,“反正,谢谢张老师了。”说完越发觉得自己拧巴得过分,在学长面前也没什么脸面了,虽然还留有一丝羞意,但也变得放开了。

张云雷看他又开始对着自己傻乐,心想这小孩真是喜怒形于色,但也放心了:“对自己要求高是好事,不过心态可一定要好,小朋友你还是太年轻缺少挫折啊。”

张云雷边说边划拉开自己手机递给郭麒麟,郭麒麟接过时忍不住顶了句:“我只是太想做好这次实习,太想以后可以留在这里嘛。”随即他就觉得自己多嘴了。

张云雷给他看的是12班家长群。

“代峥爸爸真的在鼓动换班主任啊?你还在群里呢。”

“是啊,这次代峥还是有进步的,但家长就认了排名,没办法,人家也是担心孩子学习,我能说什么,也就是表态以后更尽心尽力吧。”张云雷真想伸手去揉开郭麒麟又揪在一块的眉心:“怎么样,是不是发现正式工比你实习生惨多了?还想来吗?”

郭麒麟当真严肃地沉默了几秒,一扬脸,朝张云雷露出两颗小兔牙:“来啊,哪里的生态都差不多吧。这么看,我得尽快加强心理建设了。”

“聪明!”张云雷指了指正被端过来那碗雪冰,“来,我们吃完这一份,回去和崽子们继续奋斗。”

“你们聊得挺开心啊。”挺着大肚子的老板娘把雪冰往桌上一搁,“张老师,我给你张超大碗的限期券,是让你今天以前带个女朋友来给我看看,不是让你用来做学生思想工作的。”

张云雷笑得可甜:“姐啊,你照顾好自己跟宝宝就行,客人的终身大事就别操心了。再说幸好小郭老师不是我学生,不然你让我在学生面前多跌份。”

“哎哟哟,别跟我这儿装乖。行了,好好吃吧。”老板娘说完,和郭麒麟笑着点了点头便走开了。

“你们很熟啊?”

“当然了,都说常来了。”张云雷只是已经抛开羊驼迫不及待吃起来了。

这里市口有些偏,郭麒麟看墙壁上涂鸦便利贴的日期,店开了有五六年了:“你怎么发现怎么喜欢上这家店的?我对甜品没多大分辨,这儿东西很好吃么?”

张云雷似是没听到他的问题,继续戳着蓝莓往嘴里送。郭麒麟也没在意,舀了勺雪冰尝了尝,正心说着果然就是甜冰水,却听到张云雷回答:“其实是以前喜欢的人带我来的。”

郭麒麟险些被咽下去的糖水呛着。

张云雷瞥了他一眼:“后来也常和宿舍的兄弟一块来,刚毕业时候都在附近的学校上班,现在一个回家了一个出国了还有一个回去念书了。”

郭麒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,冷了场也不合适,半天憋了一句:“那,师兄们还都挺好的哈?”

张云雷听他那小心翼翼的语气,笑了出来:“你老逗我乐干什么。不是,他们好不好和你有什么相关——说起大学的事,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认识我的呢。”

换了话题,郭麒麟莫名松了口气,他指指张云雷的褐色手环:“你记得陶阳么?我室友。”

张云雷一下想起来了:“哦,当时比赛就觉得小男生还挺厉害的,但我室友想要这个手环,所以我才去替他赢了来。不然那会都快毕业了,怎么还会掺和学生会的活动。”

“那手环你怎么没给你室友?不过说来巧了,这手环我也特想要,陶阳半仗义半为了追负责人才去比赛的。结果最后你人气那么高赢了,我们可气不过了,觉得你仗着大学四年的人脉欺负新生。”郭麒麟说完还瞪了张云雷一下,不过在张云雷看来气势全无,神似撒娇。

“是你们气不过,还是你气不过啊。”

张云雷飞过去一个斜眼,郭麒麟立马软了下来:“嘿嘿,年少无知,学长谅解谅解。”

说话间,张云雷已经把手环摘了摆在桌上。

“你喜欢这个就送你啊。”

“别别别。”郭麒麟连忙摆手。

“别客气呀。”

“不是,你戴了三四年,又不新了……”

“小郭老师!”

“张老师,送礼也没强送的啊。您回去可不能公报私仇啊。”

……

两人斗了几句嘴,张云雷看郭麒麟活泛起来,心情也明朗多了,觉着这一晚算是圆满。郭麒麟边吃边和学长闲扯,竟然也发掘出了雪冰的美味。

回到学校,张云雷要去教室再看一眼,郭麒麟先回了宿舍。打开门,宿舍里一股潮湿微酸的气息,郭麒麟脑子里忽然浮出个念头,这就是书里说的人味,是他们两个人的味道吧。联想让他有些不自在,他打开了窗,让夜风吹进来,一不留意窗帘就拂在脸上,郭麒麟眼前一暗,雪冰店里的画面一刻闪现,他看见张云雷状似无意地将手环塞进了沙发缝里,临走时特意用另一只手捏着手腕,怕被发现似的。

其实郭麒麟没有想记着这些,他有好奇,但也无意探究,更无从问起。说到底,学长的事,和他有什么关系呢。

不识君9

一切是我的脑洞,与真人无关。

 

郭麒麟讲完最后一句话下课铃正好响了,他舒了口气:“好,下课。”

教室里一阵桌椅挪动的响声,但没等学生们站起来,阎鹤祥从后面走到了讲台边上:“大家把书再打开,有几个地方重新记一下。首先,‘垣墙周庭’……”

早操音乐响了起来,来听课的实习老师都遥遥和郭麒麟挥手,从后门出了教室,留下同学们在阎鹤祥的大嗓门里埋头听写。郭麒麟依旧站在讲台中央,觉得有点口干舌燥,他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和同学一起把教案里的错漏修改一下,但耳边轰然作响的土耳其进行曲让他思维迟钝了许多,等他回过神来,阎鹤祥已经基本讲完了:“……大家回去好好背一下,明天早读我们就默写《项脊轩志》翻译。”

阎鹤祥话音一落,下面立刻热闹起来。

“哎哎哎,刚才说‘凡再变’是什么来着……” 

“靠,书上就那么点空地方,还要改,写不下了。”

“烦死了,这个是不是倒装啊。”

郭麒麟不自觉抠着讲台的边缘,他看看在和课代表交代事情的阎鹤祥,背影也看不出什么态度。

嘈杂的早晨,没有人注意讲台上的他。郭麒麟心中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。

“好了好了,大家赶紧出操了,课堂笔记回来再补,作业回来再收,快一点快一点。”

张云雷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,一边拍着手催促大家,一边抽空给了郭麒麟一个微笑。学生们开始不情不愿地收拾桌面,郭麒麟也低头归置起教案。黑板前粉笔灰在阳光里飞得恣意,郭麒麟觉得一抬手它们就要被扇进自己鼻子里了,他下意识吸了吸鼻子,才意识到这个举动太荒唐,在心里苦笑了一声。

“都动起来啊,张老师都喊了快一分钟了!”阎鹤祥拍了三下讲台,“磨磨蹭蹭,一点朝气都没有啊。”

这下飞尘真是扑面而来了,郭麒麟有一瞬间万念俱灰的感觉。阎鹤祥刚才在冷脸瞪底下的小崽们,转过头看见他,神色温和了不少:“讲得不错——你要跟他们出操是吧,那也赶紧先去吧。”

郭麒麟听他语气平淡,只当“不错”两个字是个安慰,勉强和阎鹤祥笑了笑,朝门口走过去。

门口是张云雷一张笑脸:“课上得怎么样啊?”

“挺好的。”身后是走过来搭茬的阎鹤祥。

“是嘛,小同志有前途啊。”张云雷顺手拍了拍郭麒麟的肩膀。

郭麒麟胸口更堵了,阎鹤祥给他鼓励,张云雷替他开心,可是方才站在讲台上的无措才是真的。精心准备了两天的教案里还是有多处纰漏,让全班都听了去,记了下来,又被毫不留情地一个个划掉修正。郭麒麟背上在出汗,他对自己有点失望。

张云雷看到他抿紧的双唇,眉头轻轻皱了下:“你怎么了?情绪不高啊。劫后余生还没缓过来吗?就上个课而已——哎,代峥,回队伍里!”

张云雷话没说完就去履行班主任义务了,郭麒麟继续跟在学生后面发着呆。他刚才有一刻其实很想和张云雷说“学长,怎么办,我第一次上课搞砸了。”,但随即就很庆幸自己还没来得及说出口。

郭麒麟前一晚入睡之前预想过,这节课出色完成后,他要笑眯眯和张老师鞠个躬,谢谢他的指导。现在,他什么也不想告诉张云雷了。接受失败就挺难过了,他刚发现要在张云雷面前接受失败好像会更加难过。

出完操郭麒麟回了语文办公室,进门前深吸了一口气,做好了听阎鹤祥批评指正的准备。他没想到阎鹤祥先冲出来了:“我小孩忽然高烧了我回去一趟,11班的课我托给栾老师了,我要是中午没过来你记得给他们默必背诗词啊。”

只字没提刚才的课。郭麒麟应了他的话,心下空落落的。

这一天阎鹤祥都没有回来。到吃晚饭时候,王九龙多打了个鸡腿给郭麒麟:“能不能不要丧了啊。我问他们了,早上的课挺顺利啊,时间卡得也好,就错了几个小地方,难免的嘛,又不是最终考核。你这个样子,让后天讲课的我很惶恐啊。”

“时间刚好,是因为课上没什么人回应我,我一个劲在讲,不然肯定超时。”郭麒麟把鸡腿夹了回去,扒拉了几口饭就去教室了——又轮到他看晚自习了。